第二十四章 太阳王(5)

    抬动如此巨大的一个王座,是一件很费力的事情。尤其在进入山地之后,林间的树木无时无刻不在阻挡王座的行进。那些豹武士喝下血液,依靠魔法强化身体,在前方将沿途的树木清理干净,方才让王座前行。但很快,艾拉设置的栅栏等障碍又拦住了太阳王的銮舆。不得已,太阳王只能下令将王座在黑泉部落外放下。

    在王座的底部竖着数根巨大的柱子。这些柱子保证王座在放下后依旧能高出地面一段距离,这样,王座下的上百个奴隶才能安全地从底下爬出,并在需要抬动王座时顺利地爬回到王座的底下。

    “这样的銮舆,使用起来不会很不方便吗?”

    艾拉忍不住这样问道。阿兹特兰帝国本土可不是什么平原,而是层峦叠嶂的山地。艾拉造出来的小车在里面都难以行走,何况是这种大型的“担架”。

    “乘坐銮舆,并非为了方便,而是为了让人们惧怕于我。”

    太阳王沿着黄金的台阶一步步走了下来。他的身躯是如此的魁梧高大,比特索索莫克还要高出一个头,本就娇小的艾拉,甚至还够不到他的胸。

    “同样,挥舞鞭子,并未为了驱赶奴隶,而是为了震慑尚未成为奴隶的人。”

    他居高临下地看着艾拉,这么说道:

    “如果有一天你的瑞典成为了如阿兹特兰一样伟大的帝国,你就会理解我的话。”

    在数个豹武士的开路下,太阳王一路迈着大步走进了黑泉部落。部落民们只知道艾拉是去伏击敌人,并不知道这个敌人是谁,因此并不恐慌。但部落的首领是知道这一切的。见太阳王出现在部落前方,他差点就下令在部落门前将水幕撑起。幸好有特索索莫克和艾拉在太阳王旁不停地投以眼色,他才及时地收手,将太阳王迎入了黑泉部落。

    “这一次的敌人来自阿兹特兰所不熟悉的土地,拿着阿兹特兰人所不熟悉的武器,用着阿兹特兰人所不熟悉的魔法和战术。”

    在座位上坐定后,太阳王抬眼询问还站着的艾拉,完全没有让她一起坐下的意思:

    “你既然是特索索莫克在大海的对岸寻找的盟友,那你可了解这些敌人?以你的推测,他们会采用什么样的战术、从什么地方来进攻阿兹特兰?”

    艾拉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。她不可能在太阳王面前透露海斯泰因的情报。但如果什么都不说,恐怕还要激起太阳王的怀疑。

    已经坐下的特索索莫克及时地笑了几声,帮艾拉解围:“太阳王,你这有点为难她了。她初到阿兹特兰,连我们的军力部署都不知道,怎么可能推断出敌人的进攻方向?”

    太阳王哼了一声,将一卷纸朝着艾拉的方向一抛。

    “我的主力现在就在此地,至于其他的部队,部署便如图所示了。”

    艾拉蹲下身,将那卷纸捡起、摊开。这是一份地图,但是极其粗糙,似乎是小孩用半天时间随便画的。艾拉依稀辨认出了像是东边大海的海岸线,又努力找到了大概是西边山脉的标识。在这两者中间,有一连串表示着阿兹特兰军据点的符号,密密麻麻,连成了一条长龙,就像在平原上拉开的一条长绳。

    “平原上的部落民似乎都更倾向于敌人,我只能如此布置。只要各线协同推进,那就能弥补情报上的不足。”太阳王说道,“听内萨瓦尔科约特尔说他在黑泉部落附近发现了敌军,我率着主力赶回,这些部队就在原地驻扎等候了。”

    艾拉默默地把地图给卷了回去。她还记得当初拉格纳进攻海斯泰因时,海斯泰因乘着拉格纳的部队没有集结完毕,分头击破,连胜二十多次。现在太阳王将自己的部队主动分开,这种愚蠢的布置,几乎就是给海斯泰因的嘴里喂了一块肉。

    “那么,阿兹特兰这一次出动了多少兵马呢?”艾拉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三方联盟的主力,再加上各邦赶来的援军,总人数大概在十五万上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