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55章 老子活剐了你这贱奴

    都城门口,所有人都有些目瞪口呆地望着那两个在他们眼中,极其丑陋的人。

    什么时候,这低贱的人,敢用这种口气与士兵讲话了?

    活腻歪了不成?

    就在所有人,用不可置信的目光,盯着刘卫和思思发呆之际,那位走路使得大地震颤的肥胖首领,走到了两人面前。

    “从哪里逃出来的?矿场?战场?还是主子手里?”那因为一身肥肉,已经完全看不出脖子在什么地方的首领,盯着两人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刘卫打量了一眼这胖的像头猪一样的男子,言语淡漠道:“我是从你家祖坟里出来的,你还不跪下喊祖宗?”

    一见面就给他们两人叩上一个逃犯的帽子,让得刘卫实在是相当无语。

    凭借一个人的相貌,来定其身份地位,这种做法,实在是让他喜欢不起来。

    肥胖首领脸色彻底沉了下来,“你一个低贱之人,竟敢如此与我说话,是谁给你的狗胆?”

    “都说了我是你祖宗了,难道祖宗跟你这子孙说话,还要看你脸色,一脸谄媚奉承不成?”刘卫淡淡道。

    而围观的众人,已经石化在了当场,全都是一副见了鬼的模样。

    当然,在他们眼中,刘卫和思思这两个丑陋不堪的人,可能马上就要血溅当场了。

    果然,那肥胖首领退后两步,对着五名士兵一挥手,冷声道:“剁碎了喂狗!”

    无名士兵铿锵一声拔出了腰间的佩刀,一个跨步,便已经到了两人面前,举刀对着两人当头砍下。

    这些士兵虽然肥胖臃肿,可行动起来动作麻溜,一气呵成,一点都不显得笨拙。

    然而,让众人期待的两人血溅当场,被剁成肉泥的场景并未出现。

    反而是那五名士兵,手中的刀已经不受控制地丁零当啷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而且一个个浑身颤抖,额头冷汗直冒,身子不受控制地在朝下弯曲。

    神帝境强者的威压!

    他们五人,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镇压在了场中,就像背负了一座大山一般。

    扑通!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终于有一人率先撑不住,跪倒了下去,而那沉重力量,使得膝盖下的青石地板直接裂了开来。

    随着一人跪倒在地,其余四人,接二连三被压的跪了下去,传来一连串地板碎裂的声音。

    刘卫始终面色平静,这还是他第一次使用威压,好像那些强者都挺喜欢用这种手段的,不过貌似感觉还真不错!

    随着这五人被当场镇压,场中那些围观的众人一个个静若寒蝉,脸上的嘲讽与戏谑,全部变成了惊骇。

    一个低贱的人,是如何拥有这般恐怖的境界的?

    在罗刹国,他们眼中这些丑陋的人,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修炼资源,撑死了修炼到神皇境这个层次,不可能再有更高的境界的。

    可是眼前这个人,居然达到了神帝境,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而在这五名士兵被镇压之时,那位首领瞳孔一缩,直接跑了,朝着城中几个闪掠,便没了踪影。

    他能逃,自然是刘卫故意放他离去的,不然别说是他一个圣皇境,就是一名神帝境都无法走脱。

    刘卫这次来,就是准备要让罗刹国废除这种律法,给像思思这样的人,一个相对公平的人生。

    所以,和罗刹国皇室的冲突不可避免,他也不想息事宁人。

    跪在地上的五名士兵,发出一声声如同野兽般的咆哮声,却始终站立不起来。

    对两个他们眼中丑陋不堪的低等人下跪,这在他们看来无疑是莫大的耻辱。

    刘卫继续增强威压,五人身上接连传出如炒豆子一般的噼里啪啦的声响,全身骨头一根接着一根被压断。

    最终,在数息过后,五人已经如同一滩烂泥般瘫在了地上,连动一下都不能了。

    刘卫没有继续理睬这五人以及周围那些人惊恐的目光,牵着思思那仿佛柔若无骨的小手,朝着都城里面行去。

    进入城门后,视线豁然开朗了起来,街道两边楼宇林立,行人熙熙攘攘。

    只是,这些人中,全是那种或肥胖臃肿,或歪瓜裂枣之人,刘卫看着实在是有些一言难尽。

    他忽然侧过脸,看向思思那张精美绝伦的脸颊,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,“我还是我家思思好看,看着就赏心悦目!”

    思思俏脸微微一红,悄悄低了低脑袋。

    刘卫看的哑然失笑,如今的思思比刚开始在那秘境里面相见时,更加动人了。

    那时候的思思,整个人完全就是一张白纸,好像对于男女感情之类,几乎算是一窍不通。

    如今在与外人接触之下,尤其是在神狱塔中,与萧婉儿和颜如玉以及司淼淼在一起,耳濡目染,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傻瓜了。

    这两人不管是穿衣风格,还是身材样貌,都是与这街道上来往的行人显得格格不入,这也就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人匆匆瞥过一眼后,脸上都是带着嫌弃与厌恶,远远绕开了,像是躲避瘟神一般的模样。

    见此,思思的情绪又开始变得有些落寞了起来。

    刘卫紧了紧手中那纤纤玉手,“不要在意别人的目光,我们是为自己而活,又不是为他人而活,何必在意这些?况且,他们这些人的审美和思想本就是病态的。你想想我们在外面之时,那些人看你们几个的目光,是羡慕,是爱慕,是嫉妒,是恨不得都冲上来把你们抢走...”

    刘卫边走边开导,思思的情绪总算是好了一些,不过终究还是心里不怎么好受。

    刘卫只能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两人行走了片刻之后,面前忽然出现了几人。为首的,是一个个子很矮的侏儒,再配合与其身体极不协调的一颗大脑袋,怎么看怎么滑稽。

    而在侏儒身后,站着三个膀大腰圆,脸上尽是疙瘩的魁梧汉子。

    侏儒脸上带着嘲讽与厌恶之色,看着刘卫和思思,“真不知道守门的那几个废物是干什么吃的,居然把你们两个下贱的低等人放进城中,脏了本公子的眼睛!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毫无征兆,刘卫直接一巴掌扇在侏儒脸上,将其打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侏儒跌落在数丈开外,噗地一声,喷出一口鲜血,混合着一嘴的牙齿。

    三个汉子愣了愣,然后一个个惊慌失措,几步就来到侏儒旁边,将侏儒赶忙扶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