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抗清》,新书启航

    陈安安屁股还没坐稳,刚换上工作衣,就听见外面传来了争吵声。

    翠芬嫂子急匆匆的冲进了更衣室。

    “快走,你婆婆在外面闹事儿呢,她把厂长还有来参观的那些领导都拦住了。

    在那里又哭又闹,说是,说是你给傅队长戴绿帽子。”

    陈安安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急忙跟着翠芬嫂子身后走了出来,等走到院子门口的时候,这才看见傅母这一阵儿居然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傅母农村出身,在他们村里也是有名的老泼妇。

    一边拍着大腿一边哭嚎着喊道。

    “各位领导,你们可得给我们家儿子做主啊!

    你看看陈安安。

    她就是个彻头彻尾的资本家大小姐。

    她做饭饭不行,洗衣服不行,我们家都没有挑她的理。

    结果可她可倒好,不安心跟我儿子过日子,居然还和其他男人眉来眼去。

    你们看看这些信,你们看看这些信就知道陈安安她想和我儿子离婚,你们说这样不知廉耻,道德败坏的人,你们怎么可能还让她在厂里工作?

    我儿子真是委屈死了,这种事情他当然不好意思跟别人说,一个人憋在心里。

    可是那得多憋屈啊,各位领导,你们可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不管。”

    傅母怎么跑到加工厂来了?

    当然是她的好女儿傅明月给她出的主意,自家大哥去出任务。

    陈安安现在居然搬到外面去住,显然是不怀好意,不光不伺候自己婆婆和小姑子,居然连自己男人也不要。

    还要自己男人做饭给她吃。

    昨天傅母因为这事儿气了大半夜。

    女儿一早就给她出了主意,陈安安不就是仗着在加工厂能挣到钱才敢搬出去住。

    既然是这样,那就让陈安安知道离了自己儿子她什么都不是。

    把她的工作弄没了,一个挣不来钱的女人不就得靠自己儿子养活。

    不就得老老实实回他们傅家去乖乖的当一个儿媳妇儿。

    当然另外一点就是傅明月也眼热,陈安安居然能到加工厂当临时工。

    她琢磨着自己是哥哥的亲妹妹,如果开口到加工厂去上班儿的话,肯定人家也会让!

    既然是这样,凭啥便宜了陈安安?

    只要把陈安安的工作搅黄,那么自己顶上去顺理成章。

    傅老太太一听女儿这话,一想也是肥水不落外人田,凭啥让陈安安挣这个钱?肯定是让自家女儿挣这个钱。

    于是才有了今天早上这一出,就是为了让陈安安名声败坏。

    几位领导着急的想要把老太太搀扶起来,可是他们都是大男人,要是动手碰老太太的话,难免在外人眼中就不合适。

    刚才就把几个女组长喊来,让他们把老太太扶起来。

    可是老太太横的很,谁碰她,她就立刻呼爹喊娘喊,浑身疼,恨不得讹上人家,吓得大家谁也不敢碰老太太。

    “你们就欺负我一个老太太,这种事情你们不管,你们是助长歪风邪气,你们到底管不管?

    你们到底管不管?”

    厂长急忙说道,

    “老太太你先起来,咱们有话好好说,这事儿我们肯定会管。

    如果是性质这么恶劣的事情,我们怎么可能会让这样的人在厂里上班儿?

    有什么话咱们起来说,您看您坐在地上,地上凉对你身子也不好。”